小鱼科普网

杜月笙之所以能成为上海滩大佬,靠的是他独特的识人技巧,是怎么样的呢?

医院农民工

2022/1/16 0:59:05

杜月笙之所以能成为上海滩大佬,靠的是他独特的识人技巧,是怎么样的呢?

其他回答(2个)

  • 普济和尚

    2022/1/21 22:28:58

    本草百晓生 识本草 通史地

    姚主教

    1923年5月6日,凌晨2点25分,位于山东临城,一趟蓝皮火车突然停了下来,车窗外响起阵阵枪声、马蹄声、火车上的高鼻子蓝眼睛外国人,无不目瞪口呆。因这是一趟国际列车,乘客大都以英、法、美等为主的外国人,谁敢打他们的注意!

    且说这趟国际班车,有个乘客身份特殊,他是法国人,是一名天主教神父。名叫裴雨松·雷狄。在中国,大家普遍称他为“姚主教”。他见大家被迎面扑来的土匪,吓得不知所措。

    姚主教倒没那么紧张,一战的经历,让他看淡生死。不过眼前,他最担心的是身边那几箱大洋。作为神职人员,对这笔巨款。倒不是很在意,关键他要用这笔钱到天津开办教堂,方便让更多的“迷途羔羊”,找到指引。一想到这,他脸上的汗珠纷纷滚落。

    自临城大劫案发生以来,上海滩内的各大租界领事纷纷急翻了天,作为姚主教的好朋友,法国驻沪领事,则像热锅上的蚂蚁。限令法巡捕房火速破案,但山东临城跟上海,相隔一千多公里。再急,也管不了那么远。

    于是法领事,只得采取高价悬赏。但凡知道姚主教下落线索的,赏银元三千元;如能找到姚主教的,一律赏银一万元。

    麻皮金荣

    一张如同月球表面的中年男子,显得异常兴奋。他有个绰号叫“麻皮金荣”,他在法国人底下当巡捕,已经有22个年头。尽管当了这么久的差,不愁吃穿。但职位一直上不去,法国人不会给一个中国人评督察。

    黄金荣隐约觉得这是他不可多得的机会,但想抓住这个机会的人不止他一个,想出人头地,只能帮当局找到线索。

    他把上海滩能找的关系,纷纷操练一番,无论是黑道青洪两帮,还是不知名的地痞流氓。巡捕房的人脉,也是能利用的利用。不过,任谁给他的答案都是“不知道,不清楚”。

    没办法既然人事到了,没辙。他就跑到城隍庙去问神,兴许菩萨能给他指点迷津。求签时,他许愿,若是菩萨能给他提示,将来一定要修座大殿,装塑城隍金身。城隍爷大概只能守护当地上海,对于外地山东临城的事情,估计也是一头雾水。自然,黄金荣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暗示。

    韩副官

    都说机会总会落到那些有准备的人身上,某天,一个军官在在火车站丢了一百多块钱,走投无路之际。他想起在上海法租界有个朋友在那当巡捕。

    于是跑到那找朋友报案,这朋友便安排他的头黄金荣与其见面详谈。一番闲聊之后,黄金荣得知此人是山东人,叫韩荣浦。作为吴佩孚的副官,此次上海之行,正是替军方置办些东西。

    因听说此人,正好是从山东临城登的火车,料想对几天前的打劫案,多少有所耳闻。

    由于吴佩孚的驻地就在山东附近,跟张宗昌的驻军相隔不远。行伍之人,总知道些内部消息。其实这次临城大劫案,表面上看是孙美瑶、孙桂芝领导的山东建国自治军干的好事,实际幕后黑手正是张宗昌。

    狗肉将军张宗昌,虽在1921年投靠张作霖,随着发展壮大,自己部队从最初的“闯关东”老乡,经过二年的发展,已发展到了一万多人。尽管抱着奉军这条大腿,但军饷始终杯水车薪。当人饿极了,自然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。

    黄金荣一听事情有了眉目,当即付给韩副官一百五十元,要他回临城详细打听“肉票”(土匪把人质称为肉票)藏在什么地方。一有下落赶快到上海报信,到时再赏给五百元。若是案子能破,自然重金少不了。

    没过几天,韩荣浦再次回到上海,商量如何赎票。由于跟三教九流的人,打关系多了,黄金荣练就了一番机灵。

    黄金荣先向捕房支领二千元,先给韩副官五百元,另一千元叫韩荣浦买通看守人员。当听到黄金荣的计划,韩副官,立马竖起大拇指,他不得不佩服黄金荣的高明。因他之前是想找孙美瑶、孙桂芝。虽然人能赎出来,但这价钱起码是这笔钱的好几倍。

    当韩副官再度回到临城,黄金荣按预定日期,亲自带领几十个便衣,化妆成张宗昌的官军,由上海乘火车到达临城,当天晚上就把关在乡下的姚主教救回上海。

    仅仅花了几千元,便把事情办妥,把姚主教解救出来,法巡捕房不得不对这个麻子另眼相看,破天荒的将黄金荣提升为督查,专派八个印度阿三作为他的私人保镖。

    黄金荣担任华巡捕房督察长,长达二十多年,直到六十岁寿辰之后,才辞去职务,岁名义上是闲居,实际幕后操纵。

    还是那句老话,机会是给有能力的人准备,一旦它来了,你有否有实力胜任!

  • 张释泽

    2022/1/23 19:38:17

    张啸林原名张小林,出身在杭州钱塘门外偏僻农村,父亲是木匠,很早就死了,全靠母亲辛苦劳动度日,生活非常艰难,20岁的时候,张啸林在乡下实在待不下去,全家移居到杭州拱宸桥居住,张啸林跟哥哥张大林一起学织纺绸。

    【张啸林】

    但张啸林不喜欢劳动,就放弃了工作考入杭州武备学校,跟张载阳(后为浙江省长)等人结为好友,又拜了杭州府衙门的一个探目李休堂为师,帮李休堂跑腿,顺便在拱宸桥一带,借李休堂的名声打架斗殴,聚众赌博,得罪了当时洪宸桥的一个外号“西湖珍宝”的赌棍,西湖珍宝纠集手下打了张啸林一顿,张啸林不得不离开拱宸桥,去杭州其他地方。

    张啸林在别的地方也依靠赌博骗钱,每年春茧上市和秋季稻米收获的季节,他就会引诱当地农民赌博,许多人因此家破人亡,民愤极大,但是张啸林因为有衙门的熟人替他通风报信,每每都能化险为夷,逍遥法外。

    【张载阳】

    民国初年,季云卿(英租界著名流氓)来到杭州请杭州的名角到上海演出,结识了张啸林,两人臭味相投,张啸林便和季云卿一起到了上海,在五马路一带吃赌场和妓院的俸禄,又在四马路大兴街一带开设茶会,专门引诱别人去嫖赌,顺便拐卖人口,逼良为娼。

    【季云卿】

    张啸林注意到上海清帮的势力,为了在上海站稳脚跟,就拜了清帮大字辈的樊瑾丞为老头子,成为上海清帮通字辈的成员。按照清帮的规矩,拜了老头子之后,就可以广收门徒,由于张啸林身材魁梧,膂力惊人,自比为张作霖,他的徒弟们为了捧他,也称呼他为“张大帅”。

    当时,上海滩的流氓各据一方,互相争斗,张啸林身在其中,以十分能打著名,他曾和广东帮的流氓为了争夺码头贩运水果的专利,率众打了整整一天胜利赢得特权;之后又和南市流氓范开泰一起,为了争夺鸦片的贩运权同法租界流氓金廷荪(黄金荣手下,外号“金牙齿阿三”)斗殴,两人都有后台,一时竟然争夺不下。

    【黄金荣、张啸林、杜月笙】

    金廷荪的后台,是当时法租界巡捕房华人督察长黄金荣的徒弟,张啸林则和时任浙江省长的张载阳有私交,并且通过张载阳与浙江督军卢永祥搭上了关系,卢永祥的旧部何丰林此时又是淞沪护军使,所以黄金荣和杜月笙两人并不想得罪张啸林,他们还想通过张啸林与何丰林搭上关系,能够畅通无阻地向上海运鸦片呢!

    张啸林也不想得罪黄金荣,他想在法租界扩展势力,哪能没有黄金荣的支持呢?幸好双方都是清帮中人,于是请出清帮大字辈出面调停,双方终于握手言和,准备通力合作,贩运鸦片。

    一次,黄金荣因为得罪了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而被关押,张啸林运用他和军阀的关系和杜月笙一起营救出黄金荣,黄金荣非常感激,从这以后,三人便结拜为把兄弟,1920年,三人正式合伙贩运鸦片,张啸林依靠何丰林将鸦片运到十六铺,再由杜月笙的小八股党运到法租界,黄金荣给出通行证,甚至派用巡警保护鸦片,大发其财。

    自从与黄金荣杜月笙等人合作,张啸林的人生就此发迹,之后三人联手替蒋介石卖命,制造了四一二大屠杀,三人被委任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的少将参议,张啸林就此又搭上了新的军阀,和杨虎陈群等人结拜,至于三人面和心不和,争权夺利,那是后话了。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